没想到那个zlib帖子会上主站

我有说作者不赚钱?但是作者赚几成?你是否了解出版社对作者通常是怎么样的态度呢?
讲马克思手抄本是吧,没有出版社也没有蜡纸手工印刷作坊是吧?
著作权就更有意思了,没人去复制,版权到期之后又从哪来的书稿?等书商大发慈悲免费提供是吧?等已经采集了数据的公司免费开放是吧?还是您自己扫描了传网盘?做梦呢?进入了共有领域,也还是得靠搞盗版的人和平台把东西弄出来.
我讲的是和书商的斗争,你竖一个版权的靶子,搬出词条来打?秀什么优越?你可有看见我上一个回复可是完全没有提版权两个字?
人人守法要法庭有屁用?法律都可以不顾你还讲什么廉耻,笑死我了。人人守明朝的法哪来的闯王入京?你学史学政治恐怕也是白学。

1 Like

这帖子虚空打靶的有点多,尤其是吵起来那两位,甚至让人怀疑小众论坛用户的水平。
以及提醒下,法律和正义不划等号,正义和道德也不划等号,违法和不正义以及不道德也完全是三个不一样的东西。

2 Likes

牧民投资创建一个牧民组织,这个组织加强了防护措施,堵上了安全漏洞。然后偷羊者在"小众畜牧网"上发表文章《在偷窃事业被被资产阶级的铁拳干烂之际》,谴责关闭漏洞的行为,并将关闭漏洞和美国关联起来,借用对美国的仇视,将自己的谴责正当化。

都2023年了,资本主义仍旧是一种罪。都是正当的赚钱,一个人一年赚了一亿,一人一年赚了1万,那么显然赚一亿这个是有罪的,他的每分钱都是脏的,不然——怎么吃大户。不过我认为富人和穷人的每分钱都是神圣的,如果一个地方富人的钱可以任意掠夺,穷人的钱也不会有任何保障。

如果一个负面行为有着各种好的影响,那么它就"不是非黑即白"的,是需要辩证思考的。是啊,在更多、更伟大的得益下,没有什么是不可牺牲的。
只要不考虑受害者,强奸也不是非黑即白。不是出生率低吗?我可以保证附近的小姑娘10个月后都生下一个孩子,请叫我民族英雄。当然,只要不考虑受害者,买卖人口更是合理,铁链一栓我也保证10年生8孩,我甚至还要申请人口补贴哩。

农民辛苦半年种的菜放在连锁超市卖,结果偷菜的人不仅毫不羞愧,还将偷窥解释为对资本的反抗。你强调种菜者的利益,偷窥者说种菜者才占几成,更有无耻的人说我偷你的东西其实对你有着很多好处。
超市的底层是无数种菜者,出版业的底层是无数创作者。靠创作为生和靠种菜为生,二者不同,却都有"为生"。

2 Likes

二者不同,所以你说的都是废话,比喻用于说理通常都是废话。
尤其信息时代,这俩差远了,谁也没说资本有罪,你却一口一个无耻,确实有点让人侧目。
谁也没说盗版完全正当,然而容易复制发物体和不容易复制的物体好像差的有点大。
考虑受害者,出版方受害也其实不大,而购买方在购买时一定不受害吗,极其轻度使用却需要花大价钱买正版,这种时候购买方是否真的不是受害者。

不过其实也没啥好说的,对于二极管说什么都是废话。还容易招来一堆帽子,突然就做过一些根本没做过的事。

2 Likes

易于复制分发不代表易于创造,也不表示成本低。
如果想看一本小说,请一个帮写一个,应该付多少钱给他?
如果需要一个软件,请人帮开发一个,应该付多少钱给他?

正是因为智力产品易于复制分发的特性,可以让更多的人分担成本,从而让每个人花费不那么高。消费者获得比自己支出的成本更多的收益(消费者剩余),创造者获得比把产品只卖给一个人也更多的收益(创造者剩余)。双方都获得了比支出的成本更多的收益,社会因此产生了更多的财富。

如果不是销售产品的人存心欺诈,产品的售价和提供的产品都是公开的,也不存在强迫交易的情况的话,本身都是提供了一个选择,购买的人只要忽略这种选择就行了,何必去干赔钱的买卖。

1 Like

别逗了,上来一句优越感扣我头上,我还以为你是什么大佬呢?饱读诗书你肯定是算不上的,自己说什么出版商赚不到钱可还行,这是你需要考虑的问题么?读书人和书商做斗争都来了,你都不守法你提什么高大上的东西?

还有你说人人守法要法院干什么,说得好,国家暴力机器就是针对你这种没有廉耻观念还违背法律的存在的。你都说了出版商能不能赚到钱了,转过来说我虚空打靶可还行。

您不会觉得书商自古以来就存在吧?还版权到期如何,全世界都有一个书商么?搁这又玩知识产权垄断的靶子你还真是有点意思,如果是这样你还能看到资本论?别告诉我,版权到期了只有盗版网站才能传播哈。还有马克思的资本论最初就是出版依赖你嘴里的书商和出版社才流传来的,手抄本都出来了,印刷坊都出来了,印刷坊因为版权法之下有盈利和商业运作才放弃了垄断权力,没有版权靠印刷坊? :sweat_smile:你怕是三百年才能看到马克思的资本论吧?宋朝就有印刷坊了,那你之不知道人家的印刷权力都是特许的东西?你靠这玩意推广书籍?可还行

还有版权到期没有办法看书,你怕是不了解公益机构吧?哈佛图书馆就有扫描本储存,你有去看过?真是笑死,还跟我说版权到期如何,司马迁的史记到期有版权么?你怎么看到的?别告诉我,是你自己趴司马迁的坟考古整出来的哈

公有领域靠盗版可还行,zlib上面的书籍有没有版权?你搞的是别人的财产可不是公共财富,偷盗的事情做了不少,公益的事情一件都没干,你跟我说靠盗版平台做好事?你怕是都不知道zlib有多数人捐款来解锁下载限制的吧?这玩意和会员有区别?

你拿什么跟我讨论这玩意的正义性?还有之前不是跟我说没读过多少书么?你万历野获编看完了?来比比谁的储量够呗?我还是那句话,盗版还有优越感,那确实让人看不起。

1 Like

这帖子真TM可笑,一群盗版受益者从受益者的角度来定义什么是盗版,罗列出一堆自我安慰的鬼话。盗版的性质怎样,受害者可以定义,法律可以定义,唯独你们这些东西的定义没有意义。

3 Likes

您这隔空打靶没完了是吧?你我两人谁先说优越感这个词?
没意思,真没意思

:sweat_smile: 你站在道德制高点指责,不是优越感是什么?把我整笑了,我还以为你要一直对线嘞

抬头看看,这是讨论帖,然而满屏幕的阴阳怪气让我不自信了。

通篇看下来,一个个都是你怎么怎么样,真怎么怎么样。那么自己呢?

“静坐常思己过,闲谈莫论人非”

一个问题一定要区分个对与错?必须弄清楚谁对谁错?也许都对了,或者都错了,或者都对了一部分,或者都错了一部分……看起来很热闹的讨论,对于问题本身没有一点推进,后来全都上升到人与人之间的相互攻讦了。

这,不是我渴望的讨论气氛。

3 Likes

前几天在某论坛才看到条评论说中国人到哪里都喜欢做灰产,最喜欢贿赂。看到这么多说不是非黑即白的,这不就是说的灰色吗?笑死,万事皆灰,真是一个无视规则没有反思的群体。

欧美人都很多使用 BT ,下载和使用盗版,欧美学术圈对于学术论文还有文章的使用也有合理使用盗版的情况。怎么到你这里就变成了「中国人」的问题了?

盗版问题在现在本来就和经济、政治、社会制度、阶级分层等问题有关。正版制度,由于现实种种原因(例如社会分配的不公平,例如企业对政府更有影响力),本来就不是道德无瑕疵的。讲盗版不是「非黑即白」的原因,正是要从更广泛的道德和社会公义去看待这个事情,而不是死板地去抠成文法律字眼(因为成文法律也不是必然或者完全正义的)。

仅仅把成文法律奉为圭臬的人,是更加无视规则、没有反思的群体。

2 Likes

前几天在某论坛才看到条评论说中国人到哪里都喜欢做灰产

他提供了哪些数据和论据令你认同这个观点?

最喜欢贿赂

中国人喜欢贿赂和本贴论题有什么关系?

如果我们在讨论一个人是否为小偷,有人说他喜欢挖鼻孔,会增加他是小偷的可信度吗?

看到这么多说不是非黑即白的,这不就是说的灰色吗?笑死,万事皆灰,

「灰产」和「反对非黑即白」中的「灰」,是同一个「灰」吗,它们的内涵和外延是否一致?

中国人是一个没有反思的群体

如果以上回帖中,有人因为不完全反对 Zlib 而被认定为「没有反思」。那么回帖中那些和你的观点一致,完全反对 Zlib 态度的中国人,也没有「反思」吗?

1 Like

个别回复的态度就很阴阳怪气/会让人感觉不适,吵起来也不奇怪了

:joy:想必你遇到绝版书也会自己找家出版社帮作者再版吧,不然怎么能体现你只用正版的高贵

:sweat_smile:想必你一定是只看绝版书的吧,不然怎么显得你看盗版才是正义和道德制高点嘞

1 Like

你的发言和你喜欢流汗黄豆很搭,我什么时候又说了看盗版是正义和道德的制高点呢?

:sweat_smile:那我什么时候又说正版高贵了?自己阴阳怪气,我当然也对你阴阳怪气咯,虽然你不发表情包,发言也属实一般。

@Qingwa 讨论气氛太差了,显然是讨论不出什么真知的了,不如关了算了。

3 Likes

讨论尽量不要用流汗黄豆了,感觉太阴阳怪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