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款可以买断的软件如果突然涨很高的价,是采取子版本买断好,还是采取永久买断好?

我觉得子版本买断好

因为一开始了解并且愿意为这个软件付费的人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对它目前的功能比较喜欢并且愿意付费,这占据着很大的原因,至于支持开发者对它未来的功能的期待,我觉得……并不是最主要的原因

如果子版本买断的话,我觉得对于

  • 后来知道并喜欢这个软件的人
  • 和原先知道并喜欢这个软件的人来说

都是比较公平的。

因为对这两类人群来说需要的花费都是相同的,原先买的即已经赞助过的可以补差价升级,后来买的可以直接原价买(排除中途打折促销的特殊情况)。

我觉得这样的话,这两类人群对于这个软件的赞助都是相同的。

我觉得这样也可以给开发者带来算是比较持续的收入吧(相对于订阅而言,订阅带来的是非常持续的收入),至于对于用户而言,我觉得既然花费都是一样的,可能都会心甘情愿地买吧,如果是自己一直用的必需的软件的话。

可以像Office,订阅+买断并行,,其实按我的使用频度来说免费的WPS足够了,,甚至企业版2007+序列号也可以。。一年用不了两次,,但是之前遇到2016家庭版打折果断入了,,用到2025年也够了。。

从用户的角度来说,看开发者人品,比如某些iOS开发者换皮当大版本更新或者卷款跑路(虽然这自2017年起成为Apple明确鼓励的行为),那他们再有新产品就应该选择共享账号或第三方分发安装包、甚至是修改文件来白嫖,并且鼓励其他潜在用户也嫖;同时对于那些踏实肯干的开发者,例如Serif Ltd.,就要尽可能支持并助其发展潜在客户,以便其能够在与前者的斗争中存活下来继续完善产品;
从开发者角度来说,单考虑利益最大化,选择什么样的策略要考虑用户的心态,例如iOS用户和Mac用户通常会容易形成文化认同,只需几篇软文的投入就可以颠倒大部分人的价值观,那么自然是选择先阶梯涨价吓唬用户收割一波买断,然后过几个月再找个理由摇身一变对单项新增特性收费,最后伺机出售给急于收购用户或流量的中国公司或者改成天价进化为“宗教”用品,完成一个产品的生命周期;同时在寻找出售机会期间应及时开出新坑,避免青黄不接;而对于联想等Android电子垃圾用户来说,他们更喜欢自己琢磨取舍,本身经济能力有限但是要求又多,就要另辟蹊径,从“喜欢折腾的人大多喜新厌旧”的角度切入,宣称自己首先实现了xxx(xxx的内容不用我细说吧,多加定语,实在不行就自己造词或者曲解原有的词汇就可以了,甚至可以把明明早就有过但现在不流行的东西拿来炒冷饭),只要你发声一直够快,也能获得相当一部分支持者,然后在每次换宣传语的时候收割一波之后不要留恋,不要试图去维护它,应该迅速寻找下一个宣传点(不一定非得是痛点)推出新品,实现可持续发展;
对于担忧用户数量不会继续扩大的开发者来说,全球70亿人口并不是那么容易用完的,可以考虑针对目标市场进行本地化工作,并不一定非要改成订阅制(子版本买断);或者觉得就是更喜欢订阅制,那么就别腆着脸定一个买断制的价格然后骗用户说我们这个不叫订阅,所以这个价格非常合理;
但若真的是小众产品因为经验不足或不可抗力不得不调整价格也不必感到不好意思,因为对于用户来说,小众的需求必然要花更大的代价来满足,这是非常合理的原则,不必纠结是不是要靠骗用户来偷偷转到订阅制上去,将心比心,会找到双方都能接受的平衡点的,否则把时间节约下来去做收益更高的项目就是了。

个人觉得子版本买断比较好.或者能做到jetbrains那样的订阅方式也能接受